热门搜索: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你是准备引来其他真丹境的武道宗师吗

时间:2018-12-20 17:33 文章来源:互联网

 庄的武者也立刻动手,不让司徒厉在那里胡说八道。
 
    不过司徒厉却是冷笑道:“别着急,等下就算你不动手,我也是要动手的,只不过我今天却是想要让整个江湖的人都看看,你藏剑山庄是如何的虚伪,如何的利欲熏心!
 
    莫广元,动手吧,你还在等什么?”
 
    随着司徒厉的话音落下,镜湖山庄那边却是有一个人飞快的走出来,在那阵法之上划动了一下,然后立刻跃到来无相魔宗这帮人的身旁。
 
    只见阵法再次启动,地面上机括转动,竟然又出现出了一个缕空的火炉。
 
    不过这只火炉当中存在的却不是胚子,而是一柄漆黑色的纤细小剑,异常的瑰丽,上面还带着纤细的花纹,散发着惊人的魔气!
 
    不过此时这纤细的小剑上面却是布满了裂痕,好似轻轻一碰就要破碎一般。
 
    司徒厉冷笑道:“你们可都看到了,这所谓的用阵法锻造兵器只是一个幌子而已,虽然最后借用你们的锋锐之力的确会锻造出一柄神兵来,但实际上,他们真正想要修复的,却是属于我圣教的魔剑长相思!”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魔剑‘长相思’
 
    神兵大会之上的这一连串变化让众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明明是为了年轻一代的俊杰所举办的神兵大会,怎么变成了藏剑山庄和莫冶子联手要修复昔日昆仑魔教的魔剑长相思?
 
    要知道魔兵可不是其他的神兵,魔剑长相思可是九转级别的存在,内里魔性根深蒂固,哪怕是一个寻常武者得到了长相思,一旦意志不坚定,就会被魔剑所影响,变成一个祸乱江湖的魔头!
 
    眼下藏剑山庄跟莫冶子所做的事情,根本就是江湖禁忌!
 
    台下当即便有一些大派出身的武者质问道:“程前辈,莫冶子大师,这件事情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程庭峰冷哼了一声,握紧了手中的剑,他可没有义务去给这些小辈武者解释,他们身后的人来还差不多。
 
    但莫冶子却是叹息了一声:“魔兵神兵都是兵器,我只是想要亲手复原一柄九转级别的兵刃而已。
 
    况且只要能够借用锋锐之气将魔剑复原,这最后一步我便会清里魔剑上的魔气的。”
 
    此时众人也都猜测到了,藏剑山庄这么做其实原因很简单,藏剑山庄本来就有收藏名剑的嗜好,长相思虽然是魔剑,但却也是九转级别的神兵,藏剑山庄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已经破损的魔剑,他们估计早就有这份心思了。
 
    至于莫冶子嘛,就像他说的那般,他倒是没什么私心,但作为一名炼器大宗师,还是年龄已大的那种,亲手复原一柄九转兵刃的诱惑他无法拒绝,所以他才答应藏剑山庄这件事情,一阵炼双兵,明面上的神兵成型之后被江湖上这些俊杰拿走,而暗地里他们也能借用这锋锐之气复原长相思,并且将其中的魔气驱逐。
 
    但没想到现在却是有着无相魔宗跳出来搞事情,把所有的一切都给揭露出来,此次哪怕击退无相魔宗,也必将会影响到二者的名声。
 
    看了莫广元一眼,莫冶子叹息道:“广元,你是我的亲侄子,莫家小辈里面,你的天赋也是最好的之一,你为何要去勾结无相魔宗,做出这等事情?”
 
    莫冶子有儿子,但对莫广元,他却敢说他比自己的儿子都上心,简直要把他当成是自己的继承人来看待。
 
    现在莫广元竟然背叛他,莫冶子倒是没有愤怒,只有伤心和不解。
 
    莫广元低着头,没有去看莫冶子,他只是淡淡道:“叔父,你是上代神兵阁的阁主,名满天下的炼器大宗师,按理来说我们身为莫家之人也应该加入神兵阁才对。
 
    但结果你却是因为所谓的名声,让我们这些莫家的弟子都只能呆在镜湖山庄内。
 
    偏安一隅之地,哪怕是锻造出了上好的兵刃又怎样?身为炼器师,难道我们锻造出来的兵刃便只能蒙尘吗?不!就像您说的那般,身为一名炼器师,亲眼看到自己所锻造出的兵刃转化成为了更加强大的神兵,这样才是最有成就感的。
 
    可惜你教会了我这一切,但却不给我施展这些东西的机会,哪怕你现在已经不是神兵阁的阁主了,我莫家之人却依旧是无法加入神兵阁。
 
    我需要找一个地方来实现我的抱负,天下九成九的炼器师都在神兵阁,而现在你又不允许我们加入神兵阁,那我也只好换一个方式了,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只要提供给我足够的炼器资源和机会,我为什么要拒绝?”
 
    听着莫广元的话,莫冶子顿时愣在了那里,随后他便苦笑道:“你以为我当真不想让你们加入神兵阁吗?我那可是在保护你们!
 
    你们以为神兵阁是谁都能进的吗?你们以为炼器师之间便少了许多的勾心斗角吗?
 
    我在担当阁主时不让你们加入神兵阁的确是有些害怕流言蜚语,但等到我退出江湖之后不让你们加入神兵阁,却是害怕你们出事!
 
    我莫冶子虽然老了,但一年锻造出一柄六转宝兵的底气却是仍旧在,结果我却这么快便退出江湖,你以为我是自愿的吗?”
 
    莫冶子语气当中意思白痴都能听得出来,他退出江湖竟然不是自愿的,这其中居然还牵扯着神兵阁的一些内部斗争,这可是有意思的很。
 
    莫广元也是呆了呆,显然他也是没料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般隐情。
 
    不过莫广元也只是摇摇头道:“叔父你不用多说了,如今我当场出手帮助无相魔宗,已经回不过去了。”
 
    司徒厉淡淡道:“行了,该说的也都说完了,也是时候该动手了。
 
    属于我圣教的魔剑自然也要由我圣教来保管,还要感谢你们将已经残破不堪的长相思恢复到这种程度,不过接下来就不用你们多事了,我圣教的魔剑若是被抹去了魔气,那还叫魔剑吗?”
 
    司徒厉等无相魔宗的人等的就是这一刻,眼下长相思在楚休跟沈白的交手中已经吸纳了大部分的锋锐之气,虽然上面仍旧有着裂痕,但却算是复原了,所以司徒厉才在这个时候跳出来。
 
    只是跟他交手的那名武者便倒霉了,直接被武道宗师一招秒杀。
 
    程庭峰对莫冶子道:“莫冶子大师,取下魔剑,我掩护你们杀出去。”
 
    镜湖山庄莫家这帮炼器师是别想帮上什么忙了,只能带着魔剑先行撤退。
 
    “杀出去?你们跑不掉的。”
 
    司徒厉拍了拍手,瞬间镜湖山庄外一道大阵腾空而起,幽蓝色的光芒将整个镜湖山庄都笼罩在其中,这让在场的众人纷纷色变,特别是来参加神兵大会的那些武者。
 
    之前他们知道无相魔宗的人是奔着那魔剑长相思去的,他们还都松了一口气,这只是无相魔宗跟藏剑山庄他们的恩怨,跟他们并没有关系。
 
    而现在无相魔宗却是用阵法将他们都困在了这里,天知道这帮魔头会不会连他们一起杀了。
 
    程庭峰转头看着莫冶子,怒喝道:“你们镜湖山庄到底是出了多少的叛徒,竟然让无相魔宗的人在外面布置了一座大阵?”
 
    莫冶子也是目瞪口呆,他虽然是镜湖山庄的主人,但平日里却只是炼器,哪里会管那么多的事情?
 
    司徒厉冷笑了两声,为了今天,他们可是布置了很长时间。
 
    其实这阵法还当真跟镜湖山庄没什么关系,乃是无相魔宗跟安乐王姜文元所交易的内容。
 
    作为东齐的地头蛇,姜文元手下的人多的是,这些人都是济州府本地的武者,来回出入镜湖山庄选购兵器,每次都会留下一面已经刻画好的阵盘。
 
    来回这么几次,几十个阵盘已经悄无声息的留在了镜湖山庄的周围,最后融合成了这么一座大阵来。
 
    “动手!杀出去!”
 
    程庭峰厉喝一声,那边的莫冶子直接取下那火炉中的魔剑,跟随着程庭峰一起向着镜湖山庄外逃去。
 
    “不留下我圣教的魔剑,你们谁都别想走!我圣教之物岂能留在你们手中?”
 
    司徒厉冷哼了一声,周身魔气滔天,一步踏出便已经出现在了程庭峰的身前,无边的魔气化作十余丈长巨大鬼爪,向着程庭峰轰然落下!
 
    程庭峰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芒道:“昔日我也能败你,今日也是一样可以!若不是因为我担心藏剑山庄其他的弟子,你以为我会逃走吗?”
 
    话音落下,程庭峰手中的长剑出鞘,瞬息之间剑光冲霄,照映的整个镜湖山庄都在剑光的笼罩当中。
 
    刹那间,璀璨瑰丽的剑光便已经撕裂了那鬼爪,程庭峰一身霸道的剑气显露无遗。
 
    司徒厉怪笑道:“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你是准备引来其他真丹境的武道宗师吗?别用白费力气了,此时济州府周围可是连一个武道宗师都没有了。
 
    之前倒是来了一个萧白羽,我还想着用什么手段将其给弄走,没想到他却是因为关中刑堂那小子和神武门那丫头的事情主动离开,倒还省去了我一些力气。”
 
    在场的众人都是下意识的向着楚休看去,司徒厉说的便是楚休,这家伙可是间接性的帮了这帮无相魔宗的人一把。
 
    此时的楚休则是面无表情的盯着那阵法中还没有形成的胚子,魔剑长相思被其他人拿走了,但这柄还未成型的魔兵可还在这里放着呢。
 
    楚休这时候忽然对莫天临等人低声道:“诸位帮我一个忙,我要去夺下那未成型的神兵,这次算是我欠大家一个人情。”
 
    莫天临诧异道:“神兵未成型只是一个胚子,你要那东西有什么用?”
 
    楚休眯着眼睛道:“现在是未成型,但等下打起来可就不一定了,阵法可还在运转着呢,哪怕就算是没有莫冶子大师的操控,交手之时的锋锐之气也会不间断的渗入其中的,最后这神兵未必不会成型,况且我也能往里面加一些料。”
 
    莫天临虽然没懂楚休说的加料是什么意思,不过方才若不是楚休出手,他定然是要被夏侯无江当众羞辱的,所以莫天临便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
 
    谢小楼那边也是如,楚休是吕凤仙的好友,方才更是帮了他的至交好友莫天临,他没理由不出手。
 
    洛飞鸿则是伸了一个懒腰,握住了手中的血枪‘红鸢’,懒洋洋道:“来了一次神兵大会,光看热闹真不过瘾,算我一个。”
 
 
------------
 
而第二百五十四章 夺神兵
 
    在无相魔宗等人的掩杀之下,整个镜湖山庄已经是乱作一团。
 
    无相魔宗这次本来就是为了夺回魔剑长相思而来的,不说魔剑本身的价值,对于无相魔宗这种依旧忠于昆仑魔教的宗门来说,魔剑本身就是昆仑魔教的标志之一,是他们必须要夺回来的。
 
    而且程庭峰在和司徒厉交手时却是骇然发现,昔日自己的手下败将司徒厉竟然已经在修为和战斗力上压了自己一头!
 
    司徒厉狞笑道:“程庭峰,你莫非以为这么多年来就只有你一个人在进步苦修吗?
 
    昔日我败在你的手上,回到无相魔宗之后我便一直都在苦修魔功,最终将这天魔无相妙法给修炼到大成的地步,现在也该你领教一下我这天魔无相妙法的威能了!”
 
    话音落下,司徒厉单手一挥,瞬间磅礴的魔气直接将程庭峰给笼罩在其中,在那魔气的笼罩当中,程庭峰的眼前幻象丛生,有着诱惑的天女起舞,也有着天魔咆哮,下方更是有着无数他曾经杀过的武者化作恶鬼向着他扑来!
 
    无相魔宗的无相天魔功乃是一门十分复杂的魔功,其中包涵着数种隐匿气息,或者是变幻形态的秘法。
 
    而这天魔无相妙法修炼到极致则是一门可以引动对手心魔,使其陷入幻境当中的邪异秘法,也算是元神秘术之一。
 
    程庭峰冷哼了一声道:“鬼蜮伎俩!”
 
    话音落下,他手中直接一剑斩出,瞬息之间强大的剑气撕裂天地,将那些幻象全部剿灭,司徒厉的身形也是出现在其中。
 
    就在程庭峰杀向司徒厉的同时,司徒厉的身影竟然瞬息之间化作了成百上千向着程庭峰冲来,无边的魔气将他包裹,他现在,依旧处在那幻象当中!
 
    逆转经脉,一口鲜血喷出,程庭峰利用自残式的方式这才脱离了天魔无相妙法的幻象。
 
    司徒厉看着程庭峰冷声道:“当初你那一剑可是让我修养了好多年,现在,这才只是利息而已!”
 
    说着,司徒厉便再次当然是来拿我神兵大会的奖励喽,不然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听到楚休这么一说,在场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眼下两边都打的这么激烈,都在争夺那魔剑长相思,而且这原本的神兵胚子却是被他们给扔在了这里。
 
    真正有价值的是一柄神兵,而眼前这胚子虽然不是神兵,但却也是有神兵潜力的胚子,自然也算是一件宝物。
 
    经过楚休这么一提醒他们这才想起来,这东西若是被他们收入囊中,这一次神兵大会倒也算是没有白来。
 
    夏侯无江直接冷笑道:“笑话!你可是还没得到这神兵大会第一呢,便想要来拿这奖励了?况且眼下莫冶子大师跟藏剑山庄的几位前辈都在激战,你却自己来拿这神兵的胚子,这跟偷盗有什么区别?”
 
    楚休淡淡道:“当然有区别,我是光明正大的拿,可不是偷偷摸摸的拿。
 
    神兵大会的第一名有资格得到这神兵,眼下我击败了沈白,甚至这神兵的胚子都因为我的原因而凝聚成了一个刀型,你们谁人还敢跟我比?”
 
    楚休冷冽的目光向着周围望去,在场几乎所有的武者都是偏过头去,不敢跟楚休对视。
 
    这种时候在场的这些人可是连一个冒头的都不敢,方才楚休废掉沈白的威势他们都已经看到了,同阶当中谁人能敌?
 
    在这种时候跳出来跟楚休叫板,那几乎等同于找死。
 
    楚休淡淡道:“你看到了,他们都承认我便是这神兵大会的第一,现在我来拿这东西你有意见?还是说,这里便只有你夏侯无江不服气?”
 
    这时莫天临等三人也都走上擂台,站在了楚休的身后,这种态度便不用多说了。
 
    夏侯无江见状一皱眉,心中暗骂这些武者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竟然会被楚休一个人给吓成这幅模样。
 
    只不过眼下其他人不出手,他对上楚休本来就没有绝对的把握,再加上还有莫天临等三人,他几乎是必败无疑的。
 
    但夏侯无江却是一个极好面子的人,他方才还主动站出来阻拦楚休,结果现在若是因为楚休的威胁而怂了,他的脸面往哪里放?
 
    所以夏侯无江只得放轻了语气道:“洛家小妹,这里的事情跟你无关,你就不要掺合了。
 
    还有谢小楼,我夏侯氏跟你天下盟井水不犯河水,甚至双方还有一些生意往来,你今日站在楚休那一边,可曾得到过陈盟主的同意了?”
 
    他想要把洛飞鸿跟谢小楼给劝退,至于莫天临那边,他还当真没说什么。
 
    莫天临跟他已经结成死仇了,若是有机会,他敢肯定莫天临绝对会落井下石的,所以无论他怎么说,莫天临都是不会退步的。
 
    洛飞鸿冷笑道:“夏侯无江,想打我的主意,也要看看你够不够资格!我想干什么,你管不着,我倒是想要领教一下你们夏侯氏的御神术究竟有多强!”
 
    洛飞鸿位列龙虎榜第十一位,夏侯无江刚好排在她前面,若是有机会,洛飞鸿也不介意把夏侯无江给踢出去,自己登上龙虎榜前十的位置。
 
    看到这几人的态度,夏侯无江一阵纠结。
 
    楚休跟他们好像才认识几天的时间而已,结果他们却是能够如此坚定的站在一起,这让夏侯无江都感觉有些无奈。
 
    这时童开泰却是忽然跳到擂台上,嘿嘿笑道:“都是三花聚顶境,我和夏侯兄可还没动手呢,你就要去拿奖励,这可有些不公平。”
 
    夏侯无江看了童开泰一眼,这家伙是魔道出身,据说还是个疯子,不过现在看来,这家伙倒也不算太疯,还知道怎么做对自己划算。
 
    童开泰指着楚休道:“夏侯兄,你去解决那三人后来帮我,楚休我来对付,事后兵器让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