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是有些感这次童开泰也是自己作死要两次跳出来撩拨楚休

时间:2018-12-20 17:58 文章来源:互联网

 将危机扼杀在尚未开始的时候,这样才是最保险的,所以今天,童开泰,必须要死!
 
    在这一瞬间楚休便下了决定,他手捏内缚印,但在罡气爆发的同时,他周身却是有着血雾弥漫,精血在源源不断的燃烧着,楚休的身形简直犹如离弦的箭矢一般,几乎是瞬息之间便已经到了童开泰的身后!
 
    看到楚休的动作,童开泰顿时面色就是一变。
 
    他实在是不理解,这楚休为何会疯子一样的选择追着他打,甚至连燃烧精血这种伤人伤己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就算是方才楚休跟沈白交战时,他都没这么拼命。
 
    自己虽然三番五次的对楚休动手,但实际上他却还真没对楚休造成什么实际上的伤害,那这楚休为何还要把事情做的这般决绝?到底自己是疯子还是他是疯子?
 
    不过此时童开泰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因为眼前的楚休已经斩出了一刀,那一刀落下,顿时无边无际魔气将他手中的红袖刀跟他整个人笼罩,凄厉鬼嚎之声想起,阿鼻地狱,永堕无间!
 
    这一刀童开泰熟悉无比,因为楚休方才就是动用了这么一刀,这才将沈白给击败的。
 
    但方才那一刀的消耗众人可是都看到了,楚休施展出这么一刀来,绝对不好受,结果他竟然在短时间内施展了第二次,他这到底是有多想童开泰去死?
 
    面对那恐怖的一刀,童开泰一咬牙,他的手臂之上青筋血脉暴涨,无数的血雾缭绕在上面,那一抓落下,已经不是魔爪,而是沾染着无尽血雾的血爪!
 
    泣血魔手!
 
    这才是童开泰真正压箱底的功法,不过消耗的却是他全身的血气,甚至用过之后,他这手臂都会暂时废掉一段时间。
 
    沾染着无间炼狱魔气的长刀划过那泣血魔手,阴历的魔气撕裂着那血气魔手,这两个人交手时的场景简直就是魔道之间的互相残杀。
 
    一刀落下,楚休的面色苍白无比,魔气反噬汹涌而来,甚至让他双目当中都带一抹浓郁的魔气。
 
    但再反观他对面童开泰,在硬接了楚休这阿鼻道三刀之后,他伤的甚至要比楚休更重,整个右臂都已经是鲜血淋漓,血肉碎裂开来,有些地方甚至是露出了森然的白骨!
 
    “疯子!”
 
    童开泰暗骂了一声。
 
    江湖上有许多人都在他骂他是疯子,但童开泰现在却是打心眼里认为这楚休才是疯子。
 
    自己行事疯狂和杀人都是有目的性的,但他却是怎么都弄不明白楚休这么不依不饶的杀他,甚至不惜两败俱伤,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不过他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眼下他废了一条胳膊,若是不赶快逃走的话,他的下场可是会凄惨的。
 
    不说后面的洛飞鸿等人都在追来,他童开泰自身在江湖上也是有着不少的仇家在的。
 
    甚至那怕是一个跟他毫无瓜葛的人都容易在他重伤的时候落井下石,想要杀了他去龙虎山拿赏金。
 
    不过就在他准备逃离时,楚休却是忽然收刀,双手结印。
 
    那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印决,左手轻握成拳,右手拇指轻扣在左手食指关节上。
 
    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印决在楚休的手中却是绽放出了无尽的刺目光辉来,宛若大日一般的耀目!
 
    愿众生圆满,放无上光明。
 
    前字诀,圆满宝瓶印!
 
    感受到那圆满宝瓶印当中所蕴含的力量,童开泰怒吼一声,周身无边的魔气爆发,但却瞬息之间就被那无尽的光明所吞噬!
 
    在这股力量之下,一切都将消融寂灭!
 
    光芒散落,魔气已经彻底消散,一声轻响传来,童开泰的身躯仿佛一个破布娃娃一般被轰飞到了一旁,早就已经面无全非,甚至都差点看不出人形来了。
 
    而此时的楚休更是面色苍白的吓人,简直犹如一个僵尸死人一般。
 
    随着他那呼吸声传来,楚休身上所有经脉处所在的皮肤纷纷裂开,鲜血简直犹如泉涌一般,骇人无比,不知道还以为楚休是被人给凌迟了。
 
    看到这一幕,从后方赶来的洛飞鸿等人呆住了,其他的武者也都呆住了。
 
    以往他们都认为童开泰是疯子,但现在他们却是确定了,楚休才是真正的疯子!
 
    在他们看来,楚休跟童开泰之间的仇怨其实并没有多大,不就是童开泰撩拨了楚休两次嘛,不算什么大事,顶多算是两次小冲突而已。
 
    结果就是因为这么点的事情,楚休竟然宁肯拼着两败俱伤也要把童开泰给当场击杀,什么仇什么怨?至于嘛?
 
    在场的众人纷纷打了一个哆嗦,看向楚休的目光中又多了一丝畏惧。
 
    有时候让人猜不透的人才是最为恐怖的,显然他们现在就有些看不透这楚休了,这人简直不能用常理来揣测。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魔兵成
 
    大部分的江湖人都已经习惯了用利益来衡量一切,而那些违背了利益规则的人,要么是傻子,要么是疯子。
 
    眼下楚休在他们的眼中便是后者,这种人也是最招惹不得的,因为你无法通过利益来猜测出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
 
    实际上楚休也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他看重的也一样是利益。
 
    但现在童开泰却是动了楚休的逆鳞,为了将一个隐藏的危机彻底扼杀,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虽然这个代价在其他人看来有些大。
 
    洛飞鸿等人从后来赶过来,他们看到楚休这幅模样也是一皱眉。
 
    莫天临直接问道:“楚兄,你还撑得住吗?我说你这也太拼命了一些,那童开泰行事张狂,早就被龙虎山天师府的人通缉追杀了,今天他就算是逃走了,估计早晚也要被人捉到天师府去受刑,你这又是何苦呢?”
 
    楚休手捏内狮子印,开始镇压自己体内的伤势,同时他也是扔了一把丹药进嘴里,淡淡道:“我想杀是我想杀的,天师府想杀是天师府的事情,这可不一样。”
 
    楚休的理由有些无语,不过一想到楚休有间歇性发疯的前科,他们也就都释然了。
 
    在场的其他人也是想到在水云观前的那一次,楚休直接疯狂的以一敌百,杀的众人都胆寒,显然这一次楚休说不定又抽了什么疯,这才不顾一切的拼着自己重伤也要斩杀童开泰。
 
    一想到这里,以后要跟楚休为敌的人可就要掂量掂量了。
 
    赶上楚休正常时,他或许还会顾忌一下你的身份地位,考虑一下杀你的得失等等事情。
 
    但若是赶上楚休发疯的时候,那这一切可就说不定了。
 
    而且在场的众人还是有些感慨,这次童开泰也是自己作死,非要两次跳出来撩拨楚休。
 
    其实童开泰在江湖上还是很小心的,他被龙虎山天师府的高手追杀了那么久,都靠着自己的感知力躲了过去,而这一次面对楚休的正面出手,他却是连躲都没办法躲了。
 
    此时五座擂台中央那神兵的胚子基本上已经成型,乃是一柄长刀的形状。
 
    不过上面的气息却是极其的不稳定,还没有正式成为兵刃,好像总差一些。
 
    差的这一些众人也能猜出来,因为没有莫冶子在这里收尾。
 
    虽然是以阵炼器,但这种炼器手法肯定不会是这么简单的,只要把阵法布置出来就可以了,否则这阵法岂不是相当于一名炼器大宗师了?
 
    所以这最后一步还是要莫冶子来才行,但现在莫冶子却已经是跟着藏剑山庄的人逃离了。
 
    不过楚休倒也没有在意,他心中隐隐有一个想法,此时他倒是可以尝试一下了。
 
    楚休怀中拿出了一个秘匣,里面装的是两枚碎片一样的东西,正是楚休从鬼王宗还有那张家兄妹手中拿到的天魔令碎片。
 
    这东西跟眼下这胚子乃是同一种材料所锻造的,一体同源,若是把他们也给扔进去,能不能让这神兵产生什么变化?
 
    这点楚休也有些拿不准,不过他还是准备试一试。
 
    抹去自己脸上的鲜血,楚休对莫天临等三人道:“三位,麻烦帮我护法。”
 
    三人都是点了点头,帮人帮到底嘛。
 
    其实他们就算是不帮也没什么,因为在场的众人都已经被吓破胆了。
 
    方才楚休那股誓要斩杀童开泰的疯狂模样他们可还没忘呢,虽然这个时候楚休的模样比较凄惨,但谁敢保证现在的楚休就没有一战之力了?所以哪怕是神兵的胚子在前,他们也一样没有人敢去打什么主意。
 
    楚休直接将那两个天魔令的碎片给扔进火炉当中,莫天临等人虽然好奇那是什么东西,不过他们却也没多问。
 
    那两个天魔令的碎片被扔进火炉当中后,其中那没有沾染魔气的天魔令率先融入了胚子当中,使得那已经成了刀型的胚子好似涨大了一圈一般,出现了些许的变化。
 
    看到这一幕之后楚休的眼睛顿时一亮,有效果!
 
    而第二个天魔令的虽然融入那刀胚当中,但刀胚却是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第二块天魔令的碎片之上沾染着强大的精纯魔气,而得自鬼王宗的那天魔令的碎片和原本的刀胚上却没有。
 
    得自鬼王宗的那一块楚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藏剑山庄给莫冶子的那天魔令的碎片上也是沾染了许多魔气的,应该是被莫冶子用什么手段给抹除了。
 
    毕竟他要炼制的乃是神兵,虽然说带着魔道兵刃也是神兵,但说出去始终不好听,所以那天魔令上的魔气便被莫冶子抹去。
 
    但现在楚休又重新将一块魔气汹涌的天魔令碎片给扔进去,这顿时让那刀身上又重新沾染上了一丝魔性。
 
    不过也不知道莫冶子在原本的胚子里面加入了什么材料,竟然让那刀胚跟那魔性互相排斥,双方无法融合。
 
    楚休皱了皱眉头,若是这样的话,他可就有些弄巧成拙了,有可能这刀胚和他得到的那两个天魔令的碎片都要被粉碎。
 
    就在双方僵持了足有一刻钟之后,最终还是魔气占据了上风,刀胚之上一团不知道什么材料的铁块被硬生生的挤了出去,那沾染着魔气天魔令彻底跟刀胚融合在一起,原本银白色的刀胚此时却是瞬间转化成了漆黑
    不过虽然预想当中的神兵没有成就,但六转宝兵对楚休来说也有用,最重要的是这把刀其实是有着成为神兵的底蕴的。
 
    毕竟无论是那天魔令还是莫冶子自己所加进去的一些材料,定然都是一些珍品,其材质就注定了这把刀有着成为神兵的底蕴。
 
    就在这时,一阵刀鸣震颤声传来,那长刀竟然直接奔着楚休而来,莫天临刚想要拦截,但楚休却是一抬手,示意莫天临不用,他没在这刀身上感觉到杀机。
 
    楚休一伸手,直接将那长刀拿在手中,但瞬息间那长刀便开始吸取楚休的血液,让楚休的面色更加苍白了一些。
 
    这柄长刀吸纳了属于不少楚休的锋锐之气,本身就带有一丝楚休身上的印记,此时吸纳了楚休的鲜血之后,刀跟人已经算是彻底建立了联系,哪怕是其他人得到了这把刀,也是根本发挥不出全部的威能来。
 
    所幸这把刀并没有吞噬过多楚休的气血,但在吞噬了楚休的气血之后,刀的形状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此时众人才仔细的打量一下这这柄长刀,无论是莫天临和还是谢小楼和洛飞鸿,第一眼看到这把刀的印象都是邪气,一柄很邪气的刀。
 
    正常的兵器打造出来,都是要由炼器师精修一下外形的,这把刀正常来说也应该是如此,但现在因为没有莫冶子出手,所以这把刀只是一个简略的刀形。
 
    整个刀身要比红袖刀长一些,但却依旧狭长,刀身刀柄都是漆黑之色,造型十分的

    热门排行